見不賢而內自省

最近為了選教材,收集了一些邏輯的入門書,其中有一本讀下去令人哭笑不得,以下從前言開始,名(ㄏㄨㄤ)言(ㄇ–ㄡˋ)警(ㄨㄤˋ)句(ㄉㄢˋ)茲以黑體標出…

  我們(以及東方)的社會,不可諱言的,是不太懂得講理的。不信的話,嘗試回答下面三個再簡單不過的小問題:
  為什麼1+1=2?
  「1」是什麼?
  台北是兩個字還是一個城市?
  上面三個小問題,我試問過台大幾千個教過的學生,結果敢舉手說他懂的人,居然和白天看到的星星差不多。這樣的結果並不難暸解,因為我們社會教育方式基本上是威權式的、灌輸式的、填鴨式的,結果自然是「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」,徒有一大堆豐富的「常識」,卻難有經得起理性仔細推敲的「知識」
  更麻煩的是:我們傳統文化所講的「理」出了大問題。這無關乎智商,並且我們的智商怎麼可能比別人低?主要的原因我想來想去,極可能是:我們的傳統聖賢裡少了一個亞里斯多德
  我們傳統文化所講的「理」到底出了什麼大問題呢?原來,國人對於「理」字的認識,雖然洋洋大觀,但主流的想法(如儒家),約可分為三大類型:
  (甲)從字根來發揮的:…這當然不是邏輯(以及科學)上所講的「理」。
  (乙)從道德上來探究:…這一派是主流中的主流。它最重要的論點是把「理」說成「天理」。此一論點至少有以下兩下缺點:
    (i) 把「理」說成「天理」,首先犯了循環定義的錯誤:本來要釐清的觀念「理」,又在界定端「天理」中出現了。
    (ii) 將「天理」與「私欲」對比地講:…會犯下諸如此類嚴重錯誤的主因,並非宋儒愚笨,而是一開始他們對於甚麼是「理」(以及「天理」)就沒有一個清晰而明確並且可靠的定義及認知。…
  (丙)「理」者「心」也:…如果「心」是「理」的話,「心」也未免(i)太主觀--因人的心或意識是有主觀的一面的,(ii)太不明確--因人的下意識(及潛意識)是極不明確的,(iii)會有誤解(如錯覺)以及幻覺(如做夢)。王陽明是幾百年、甚至千年,難得一見的大天才,怎麼也會犯下如此嚴重的錯誤?想來想去,我只能說中國古聖先賢裡少了一個亞里斯多德。
  以上三者乃中國主流哲學(以儒家為代表)對於「理」的主要看法,但仔細一想無不離題千萬里,不但已誤入歧途,甚至早已掉入萬丈深淵。
  其實,《論語》與《大學》此兩部儒家重要經典,從未出現過一個「理」字,由此也可看出中國主流思想一開始即對「理」十分忽視。(到底,中國文化的成就主要的是在「美」和「道德」方面,以及對「心」與「情」的洞識和體驗。)
  難怪古老的中國科學不發達,也沒有民主政治,因為科學主要的就是有系統地講理的學問,而民主政治主要的就是有系統地講理的政治。還有,任何人做人做事可以不講理嗎?一個人做人不講理,他離野蠻多遠?他離黑道又有多遠?他在歷史的長河裡站得住嗎?一個人做事不講理,他會守法嗎?他會不亂來嗎?他所做之事在歷史的長河裡站得住嗎?這些問題或許值得吾人進一步探討與深思。
  從我太老師金岳霖先生在中國鼓吹邏輯學的研究,到我的老師殷海光先生在台灣熱烈鼓吹邏輯的研究,八十多年匆匆過去了,但邏輯在海峽兩岸並沒有落地生根。原因安在?除了我們沒有一個偉大的邏輯傳統之外,國人長期以來對它的性質及重要性沒有正確的認識應該也很有關係。(前言,p. i)

 -------這是分隔線-------

  做為「天羅地網」的邏輯,它的涵蓋性是極其廣大的,可以說幾乎已到了無遠弗屆、無所不包的程度。任何人除非不做思考,不談學問和知識,否則很難不和邏輯扯上關係。底下我們以極簡單的方法,用追究英文(或其他歐洲語言如德文、法文、義大利文、西班牙文等等)字根的方式,分為三方面,來展示它廣闊的涵蓋性。

壹、天文方面…*
貳、地理方面…
參、人事方面其它…

  像以上所列舉的「-logy(邏輯)」為字根的英文學科與專有名詞還有很多很多。可見邏輯的涵蓋面的廣大了

*上文中…表示的內容就是一堆-logy字尾的單字。這樣就從p. 4寫到了p. 18

 -------這是分隔線-------

笛卡兒(1596-1650)為法國重要的哲學家(也是偉大的數學家),他寫了一本書叫《哲學的第一原理》,裡面有一個著名的論斷:「我思故我
在」(Cogito ergo sum; I think therefore I
am)。笛卡兒認為他證明了這個論斷。是這樣子的嗎?茲用真值表推論法來覆驗一下:首先該論證「我思故我在」可符示如下:

  A/∴B,此處A代表「我思」,B代表「我在」。

而與該論證相對應的語句「A→B」並非一句「套套邏輯」--此事可由下一真值表得知:

  A B│ A → B
  ───┼──────
  T T│ T(T)T
  F T│ F(T)T
  T F│ T(F)F
  F F│ F(T)F
      0 1 0

  根據大定理,所以原論證「無效」。
  笛卡兒會犯下如此簡單的邏輯錯誤,實在是十分令人遺憾之事。這像一個大哲學家嗎?不管如何,他是一個如假包換的大數學家:解析幾何便是他發明的。照說他應該有高度精密的邏輯頭腦,結果可能就是不知道「真值表法」而犯了這麼簡單的邏輯錯誤。這種簡單的錯誤,據本人過去幾年來的查閱,在我們的《四書》、《五經》、《十三經》、《老子》、《莊子》等等經典名著裡,也有不少哩!因此讓人深深覺得中國哲學以及中國文化的研究與創新,非重新從邏輯的分析研究下手恐怕很難有重大的突破。(林照田、蔡承志,《邏輯學入門》*,p. 72)

*還好在博客來買書是可以退的。不過這本書由蔡承志執筆的第十章,以現代數理邏輯的觀點比較了傳統三段論和數理邏輯論證的有效性。讀來頗受啟發。

廣告
本篇發表於 圖書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One Response to 見不賢而內自省

  1. 藍色貍貓 說道:

    這本是林照田教授的大作
    我看了快笑翻了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